我是一个兼职摄影师平时总有人请我去拍摄婚礼, 当然每一次我都会尽心尽力。 付出总有收获每次带回来不只有红包,还有我想要的…… 上个月, 我又被邀请去拍摄婚礼。 这是一个大户人家,新郎家是个大干部,新娘也是本地的绝色美女, 这样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 到了新娘家后,我忙前忙后的跑,也顺便把她家的情况侦察了一下。  这家的凉台是直通客厅的,而新娘的卧房正好在凉台的最尽头, 更妙的是居然有个门和凉台相通。 为了稳妥行事,我首先藉故跑到了洗手间,准备先来个序幕。 哇!天呀,在洗手间里我居然发现了2 双凉在那的女式丝袜, 一双是蕾丝花边的肉色丝光袜一双是我最喜爱的白色丝袜, 我连忙将她们小心的收好。  回到客厅,新娘、正同她的姐妹们说笑, 她笑时美丽的大眼睛眼神很是妩媚。 一双柔软的小脚衬在红色的高跟鞋里,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 发出诱人的光芒。  受不了啦,我连忙又跑到洗手间,拿出已经快要爆炸的小弟弟, 把那只肉色丝袜套在上面嘴里轻轻的含着白色的丝袜, 想着新娘那诱人的玉足很快一股浓浓的白精涌了出来……我得到过无数丝袜, 也尝试过各种方法获得丝袜最喜欢的还是在婚礼后得到新娘的婚礼丝袜, 因为它不光有新娘那醉人的气息而且一般来说这双丝袜都是比较昂贵的, 质地很好。  我心情激动得到了婚礼现场,太多的美女, 太多的丝袜我只觉得自己的头都晕了,嘴也干了, 只想脱下她们的每一双丝袜亲吻那动人的丝袜美脚。  当然我把大量的目光都放在新娘的丝袜美腿上, 啊!今天漂亮的新娘穿着一双白色上面有点状小花的丝袜 这可是获得机会不多的长筒丝袜我一定要得到她, 我嘴里默默地念着。 但一直没得手,遗憾! 提起我的工作很多人会不以为然, 但也会另很多人羡慕不已啊你猜猜是什么?--对了, 我是一名妇产科医生而且是一名男医生! 以前在医学院实习的时候虽然也接触到过妇产科, 但那时侯是学生很多病人不愿意让实习学生看, 而自己底气也不足所以只是应付考试而已。 而现在不同了,毕业了,正式工作了,挂起了着名医院的胸牌, 病人也突然变的信任我了!一上班就被分配到了计划生育门诊工作 我们这是家大医院每天的门诊量令我头疼。 你可能知道做计划生育(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人流)手术之前是必须要做内诊的。  男医生做妇科检查???对啊,那是我的工作吗。 当我穿着白大衣,戴好口罩和手套,站到检查床前的时候, 我并没有其它一丝歪念真的,直到有一天…… 那是一个周五的下午, 马上就要下班了医院里的病人已经很少了,我一个人无聊的做在诊室里背我的GRE 单词, 对桌的张大夫孩子开家长会中午就走了剩我一个人盯班。  这时候护士小李进来了,说有个病人要做人流, 但快下班了问我是否愿意给她看看。 我看了看表,离下班还有一刻钟,「让她进来吧!」我合上单词书说到。 不一会,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人长得很漂亮身材的女孩子走了进来, 身穿一件类似海军服的白色紧身连身短裙。 雪白的短袜,休闲鞋。 她看见我先是一楞,然后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头。 「坐吧,怎么不好?」我打开病历本,问到。 「我想做人流,您看什么时候可以啊?」我边熟练的写着病历本, 边说「今天太晚了要做手术得早点来。 我给你开好手术单,你明天来做吧。 」 她只是我看过的众多病人中的一员, 并没有什么特殊。 「躺到床上,做一下检查吧。 」「必须要做吗?会不会疼?」 「当然要做, 可能稍微会有一点不舒服。 」「哦。 」她站起身走向检查床。 我继续写着她的病历本,无意间我的眼光向她那边扫了一眼,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到她不像是一个普通病人, 她的每个动作似乎都与众不同那样的优美。  她的款款美丽和青春又有几个都市女孩能及得上呢?……是她?!----那个漂亮的新娘。 我话到嘴边,却实在没有胆量去说。 我看着她张口结舌,不知所措。  她走到床边,弯下腰,解开了鞋带。 我的眼前忽然一亮,她露出了一对雪白的白袜足跟。 她趿拉着鞋,踩着小凳,坐到了检查床上。 她的眼光不知什么时候和我对到了一起, 我居然有一丝不好意思了。  我一时忘记了该说什么: 「把你的包给我吧, 搁到里面吧小心别丢了」。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关心病人!我这是怎么了啊!  「谢谢。 」她把包递给了我,我转身去放包,「啪啪」两声, 回过头我眼前出现了一双秀美的白袜脚。 那优美的轮廓几乎另我看傻,我竟然走过去, 把她翻在地上的鞋子摆正。 天啊,我都做了什么,这是一个医生应该做的吗?幸亏没有别人看到。  她伸展开两条美丽的双腿,那裸露的白皙的小腿让我一阵目眩, 她把两只脚放在了检查床上白色的短袜象天使飘起的裙据一样纯洁, 我的心砰碰直跳。 她似乎也为我的所做而惊讶,就那样呆坐在床边。 我很快镇静下来,准备好检查器具, 对她说: 「把裙子脱一下, 躺好了」。 「哦」她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解开裙子的拉锁, 慢慢褪了下来我不得不承认她的腿很美, 很白令每个男人心动,但更吸引我的是那堪称玲珑剔透的白袜脚, 没有了裙子的修饰她的脚显的更美了。 真想上去摸一摸,但我是医生,我必须控制自己。 淡粉色的丝内裤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藏到了什么地方?这个小新娘还挺有心计吗!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她居然不知道妇科的检查床怎么躺。 「往下躺点,请把脚放好了」我叮嘱到。 她往下挪了挪,但脚似乎不知道放到踏板上面。  我心头一热,不由自主的走上前,伸手抓住了她的白袜玉足, 「放到这里」我把她的脚按在了踏板上。 那一瞬间好美妙,我的手里象抓了个烫手的小芋头, 软软的虽然只有几秒钟,但是我从没有过的感觉。 就像踩在了心窝里那样舒服,领人心痒难耐。  她的脚在出汗,潮潮的。 我转过身去戴手套,顺便闻了闻自己的双手, 似乎闻到了她玉足的芳香。 ………… 我戴好了手套,我走到检查床边,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我有些紧张,以前从没有过。 我小心翼翼的为她做着常规的检查,我的技术是没有问题的, 尤其是现在我就像在擦拭一件珍贵文物, 格外的小心细致生怕弄疼她。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我知道以我的位置, 她是不会看到我的表情的再加上我戴着口罩, 所以我的脸即使红的象关公也是无所谓的。 我悄悄的把脸向她的脚贴过去,鼻子几乎碰到她的白袜尖, 深深的吸气。 可惜戴着口罩,就是这样我仍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 哦,淡淡的少女的肉香,这是女人特有的分泌出来的吸引异性的体味, 要是能摘掉口罩就好了但是不行,违反操作规程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她穿的白袜薄薄的,五个脚趾很整齐,自然流畅地排列在白袜里。 足弓顽皮地向上拱起,圆滑的足跟下白袜依然平整洁净, 纹路一点也没有变形一看就知道是爱干净注意保养的女人。 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道里小心向前探索,她的小嘴微微噘了起来--她真美, 细腻的皮肤光滑而洁白她大腿间的神秘花园里, 缓慢流出了甜美的蜜汁。 检查进行的很顺利,她似乎没有什么不舒服, 刮取了分泌物留做检查用后我告诉她可以起来了。 我摘了手套回到桌边写检查记录,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我的旁边。 「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我边写边问。 「没有,挺舒服的。 」现在想起来,我问的这算是什么问题啊?让人怎么回答啊!她可能是由于刚才过于紧张, 回答的也让人想笑我也看到她说完后脸唰的红了。 不过诊室里的气氛缓和多了。 「检查都完了,手术单我也开好了,明天可以来手术了」我笑着对她说。 她没有接我递过去的单子, 而是红着脸说: 「听人说做这个手术是很疼的, 我很害怕你们医院不是有那个什么无痛的手术吗?我可以做那个吗?」「哦, 你说的是无痛人流术吧当然可以了,但是要贵不少啊。 」喜欢给个感谢吧~~「没关系的, 我是不是就不会感觉疼了啊?」「当然我们首先要给你进行静脉的全麻, 然后在你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实施手术等你醒过来手术已经结束了, 就像睡着了是不会感觉任何疼痛的。 」「真的啊,那太好了,我就是怕疼。 」**** 本内容跟帖回复才可浏览 ***** 「下面不太舒服, 有些涨痛别的没什么。 」「那是正常的,回家休息几天就好了, 放心吧!」「噫我的袜子呢?我好像穿着进来的啊!」她突然问到。 我边从抽屉里挑出一双崭新的白色长丝袜, 边冲她说到: 「刚才手术时你的袜子弄脏了 来穿这双吧这是我刚才专为你新买的,送给你了, 不过可能大点啊!」她不好意思的接过袜子 脸红的象苹果。 「谢谢你」她轻声说到,「你,你是不是……」她有话没有说出来。 我不想场面太尴尬,连忙说到「别那么客气了, 赶快穿好衣服吧回家好好休息啊!记的按时吃消炎药啊!」。